徐义:做葡萄酒需要“慢文化”

2013-5-30 9:27:37 《华夏酒报》 段文卿  孟凯文  李长文 评论(0人参与)
     “也许我这一生就是为葡萄酒而来的。”奥德曼葡萄酒庄董事长徐义这样对《华夏酒报》记者说。

     1997年,徐义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当年血气方刚、满怀梦想的他,还徜徉在葡萄美酒夜光杯的理想主义的世界里,对葡萄酒有着特殊的感情和向往。

     如果说,刚出校门的徐义当时还处在对葡萄酒朴素的认知阶段,那么一个偶然的机遇则使徐义彻底与葡萄酒结下了一生的“情缘”。

     那是1998年夏季的一天,徐义到杭州出差,与朋友到酒店里吃饭。他们看到酒店一楼能容纳几百人的大厅里座无虚席,从一楼到二楼,又从二楼上到三楼,都是人满为患。更令徐义吃惊的是,整个酒店里的饭客80%以上都喝葡萄酒。

     虽是偶然发现,但徐义却从中看到了一个问题:在国内,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健康意识的增强,葡萄酒迎来了快速发展的良机,在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里,葡萄酒的市场容量是难于考量的。这次偶然的“邂逅”,使徐义的从业思路逐渐清晰、明朗了起来,也更加坚定了他的从业信念:“我要投身葡萄酒事业。为这个事业,也为自己的理想去拼搏和奋斗,不达目的势不罢休。”

  挥之不去的记忆

     杭州归来,规划好自己的人生目标后,徐义怀揣梦想,带着满腔的热情开始了他的葡萄酒事业。他的第一站选择了家乡——山东德州。在这里,不仅有着他所熟悉的父老乡亲,还有着适合酿酒葡萄生长的土地和环境。

     徐义应邀来到当地的一家葡萄酒厂工作。当时,这所葡萄酒厂刚刚兴建,面对全新的葡萄酒厂和自己全新的生活,徐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白天他同工友们挥汗在生产一线,晚上他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继续深入研究。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这家酒厂的葡萄酒生产很顺利,他们望着自己生产的葡萄美酒一瓶瓶的下线、装箱、外运,从心里感到自豪和兴奋。

     然而,事情的进展并不是和想象的那样美好,考验和挫折随即而至。当时,全国各地葡萄酒生产如火如荼,大大小小的葡萄酒厂犹如雨后春笋。产量上升,而酿酒葡萄的供应却出现短缺,为了不影响生产,一些厂家开始降低酿酒葡萄的标准,从而导致了葡萄酒品质的下降,进而影响到市场的销售,徐义工作的葡萄酒厂也受到了这样的影响。

     徐义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不断“上书”领导,一再阐述“以质量求生存、以品牌求发展”的观点。然而,他的意见往往得不到重视,更谈不上被采纳。

     很快,连锁反应接踵而至,有些市场开始退货,有些市场得而复失,加上企业管理等方面的原因,企业开始走下坡路。两年以后,这家葡萄酒厂已经难以为继。

     这样的结果虽然令徐义非常失望,但是他不会就此罢休。痛苦之后,徐义又重新踏上了寻求之路,他要寻求能实现自己理想的那一片“圣地”。

     一个偶然的机会,徐义邂逅了东北的一家葡萄酒企业。虽然这家企业的老板对葡萄酒行业很陌生,但是舍得投资,追求规模效应和“现代化”,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把企业做成中国之最。

     当时,在这个企业里,徐义负责酿酒。他懂得,做葡萄酒不能急功近利,必须遵循葡萄酒酿造的规律,循序渐进,保证质量。就像国外先进的葡萄酒庄一样,有些在国际上非常著名的酒庄,其规模不一定大,而且工艺还比较传统,他们追求的是葡萄的栽培、葡萄树的树龄和葡萄的品质。所以,酿出来的酒非常鲜美、出众。

     出于这些考虑,他反复与老板沟通,希望老板能采纳他的建议,改变这种大干快上的做法。然而,老板非但不听,后来反而变本加厉,而且根本不尊重徐义和技术人员的意见和观点。对此,徐义很是苦恼。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徐义毅然辞去了这份待遇优厚的工作,他要重新寻找适合自己发展,发挥自己才能的土壤和环境。 

     徐义在迷茫之中忽然想起,一年前自己去东北葫芦岛的时候,曾经认识了一位葡萄酒的老板。那时,他刚刚兴建葡萄酒厂,现在肯定需要人手,特别是需要像徐义这样的专业人才。于是,徐义就投奔葫芦岛而来。

     对于徐义的到来,那位老板很高兴,不但给徐义优厚的待遇,而且还委以重任。面对优厚的待遇和重任,徐义并没有心动,他反而开诚布公的告诉老板,自己不是为钱而来,而是为做葡萄酒的理想而来。半年内他不要工资,他需要磨合,若磨合的好,他就留下来踏实工作,如果磨合不好就各行其道,互不相伤。

     老板同意了徐义的要求,徐义也以“观察员”的身份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然而,通过不到半年的观察,徐义发现,这个老板同样是个急功近利型的。徐义又一次陷入了迷茫和痛苦之中。

  搭建自己的舞台

     面对三次从业,三次不欢而散的结局,徐义心灰意冷,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在这个行业里坚持下来,即便坚持下来其前景如何?徐义不得而知。然而,直觉告诉他,他挚爱着这个行业,不能因为暂时的“失败”而改变自己的人生方向,他必须坚持。同时,他也悟出了一个道理,要想唱好葡萄酒这出戏,必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让自己成为这个舞台的“主角”。

     2001年,经过深思熟虑,徐义决心自己干。他这一想法得到了昔日曾是同事的共鸣,于是,他们两个做出了一个决定,在德州创业。

     靠着筹借来的资金,徐义在德州的黄河涯租赁了厂房,购买了设备,开始了一切筹备工作。

     酿酒需要葡萄,葡萄需要自己种植,可是徐义他们没有土地。经过多方联系,徐义发现,在德州有许多河滩地一直闲置,其土壤是沙土地,非常适合酿酒葡萄的生长。徐义就找到河滩地的承包单位,提出由承包商投资种植葡萄,建立发酵站,由徐义提供技术,负责酿酒,利润按比例分成,承包方愉快地接受了合作方案。这样一来,徐义他们即解决了资金问题,又解决了原料问题,为启动公司奠定了基础。

     事情有了眉目之后,徐义给自己的公司注册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德州奥德曼葡萄酒庄”。公司虽有了,但是徐义心里明白,德州市场葡萄酒品牌应有尽有,省内的、国内的甚至世界的名牌都在德州占有一席之地,随便拉出一个来,都比自己的大。公司能否存活?能坚持多久?不得而知,他只有咬紧牙关往前冲了。

     “人缘好了处处都有贵人相助。”徐义深有感触地说。一次,徐义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那人自称是河北某地的一个经销商,听说德州有个“奥德曼”葡萄酒庄,想过来看看谋求合作。

     接到电话,徐义犯了难。让人家来看什么呢?此时,公司产品还没有生产出来,厂房又是那么简陋,办公条件那么艰苦,人家来看了实底肯定不愿意同我们合作;可不让人家来也不行,会让人产生怀疑。但最终,他们还是把那位经销商请了过来。

  徐义骑着摩托车将那位经销商接到公司,那位经销商看了公司后,不但没有文章来源华夏酒报立即走人,还表达了合作的愿望,晚饭就在办公室里自己做,睡觉就和徐义挤在硬板床上。第二天,那位经销商要回去了,临走时掏出了3万元现金,对徐义说:“你一旦有了产品就第一时间送给我,如果做不起来也不要紧,我这3万元就算是和你交个朋友的投资。”

     拿着这3万元,徐义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干出个样来,决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片心意。从那以后,徐义他们咬紧牙关,克服了数不清的困难,一步一步往前走。经过几年的发展,奥德曼酒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稳健地发展了起来。虽然比不上国际国内的大品牌,但却是在按照徐义的思路、尊循葡萄酒的酿造规律而来,目前,在德州地产品牌中首屈一指。每每讲到这些,徐义就感慨地说:“这都是给逼出来的,如果不是三次碰壁,如果不是许多朋友的相助,公司能否走过来也是个未知数。”

  让品牌慢慢发展

     在与徐义交谈的过程中,记者发现,徐义几次都提到一个“慢”字。他说:“葡萄酒发展有它自身的规律,必须要遵循。作为一个真正的葡萄酒从业者,必须要懂得坚持什么,舍弃什么。”徐义说:“人们对一个品牌的认可和认知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也可能很长,所以要有耐心,决不能靠一些小聪明和小手段来获取短暂的‘收获’,这样做就是饮鸩止渴”。

     徐义说,他时常告诫自己,必须把握住三个基点:第一就是以健康的理念作品质。徐义认为,在葡萄酒的生产经营过程中,最根本的就是对葡萄酒品质的坚持,这是底线,不能超越。第二就是以健康的理念做市场。常年来,徐义他们最主要的方法是让消费者免费品尝。一开始,消费者不知道德州还有个“奥德曼”品牌,接受起来有困难。但是,当他们品尝了以后,都认为这酒挺好喝,慢慢的回头客就多了起来。对于一些社会和企、事业单位的公益性的活动,徐义就免费赠送葡萄酒。这样做一是可以提升品牌的影响力,二是也算是对社会的回报和感恩。

     徐义说:“经过10多年的发展,奥德曼品牌在当地市场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占有了当地的主流市场,下一步考虑向外部市场发展,譬如江浙和福建一带的市场,这也是品牌发展的需要和企业发展的需要。”

     第三就是以健康的理念做文化。徐义给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例子:有些消费者喝了葡萄酒后反应上头。经过调查发现,并不是葡萄酒有问题,而是他们的饮酒方法有问题。这些人喝葡萄酒犹如喝白开水,一个人一次能喝两、三瓶,而且是大口大杯的痛饮。这样不仅感受不到葡萄酒的美妙,还伤身体,徐义认为,这其实是一个文化的概念。

     西方人喝葡萄酒是小口品饮,而中国消费者往往是大口痛饮,这种文化的差别,也造成了国人对葡萄酒的认识和认知的差异。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徐义他们经常免费组织培训,近年来已经做了近千场。他们还发明了“奥德曼喝法”,这种喝法是:小杯盛酒,大口干杯,适可而止,不可超量。这样既保证饮用者满足“豪饮”的面子和热情,又不至于喝多超量。

     “不管是做品质、做市场还是做文化,都要慢慢来,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急功近利。现在,我们的奥德曼品牌在当地市场已经是知名品牌了,但是同国内、国际的大品牌相比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我们仍然不急,慢慢发展,让品牌在慢节奏中自然成长。将来我老了的时候,还能陪伴着奥德曼品牌安享人生,岂不是一件最为快乐的事情?一生的事业总比一时的事业要幸福得多。”徐义说。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了解酒业即时快讯,搜索关注《华夏酒报》微信号huaxiajiubao 编辑:施红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0)
您的匿称:
验 证 码:
中国酒业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本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夏酒报》”或“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夏酒报社和中国酒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夏酒报》或中国酒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酒业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我们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创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立即改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我们:wlb@hxjb.cn
华夏酒报介绍 | 联系方式 | 网站导航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招聘人才
Copyright ©2005-2015 cnwin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华夏酒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E-mail:wlb@hxjb.cn ICP备案:京ICP备110186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