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瘾是大脑奖励出来的

2015-12-18 9:54:52 《华夏酒报》 Catenin S.西尔维希耶 评论(0人参与)

  古希腊时西方就有崇拜酒神狄奥尼索斯(Dionysus)的传统。狄奥尼索斯不仅教人酿制美味葡萄酒,还通过美酒来布施快乐,因此深得人类爱戴,并凭此成为奥林匹斯山诸位主神之一。然而,酒神在受到人们尊崇的同时,也与“过度欢愉”、“烂醉如泥”这些字眼联系在一起,饱受诟病。美酒为什么能给人快乐,又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容易贪杯呢?这些答案需要从大脑的行为模式中来寻找。

  酒神赐你更多“快乐素”

  酒神通过美酒布施快乐的魔力,其实是通过大脑的“奖赏机制”(Reward Mechanism)。科学家发现,人脑中会分泌多种能让人感到快乐、安全和成就感的物质,这些物质统称为“快乐素”(Happiness Hormone),其中的杰出代表有“四大金刚”:产生快感的“多巴胺”,带来激情的“去甲肾上腺素”,负责取乐和镇痛的“内啡肽”,还有协助我们战胜困难的“催产素”。

  通常情况下,快乐素的释放水平很低,维持我们文章来源华夏酒报心情平静。只有当我们完成了预设目标,作为奖励,大脑才会增加快乐素的分泌,让人感受到满足和成功的喜悦。达成目标的难易程度与最终完成目标时快乐素分泌的多少呈正相关。这一反馈机制强化了那些能促进快乐素产生的行为,从而使得我们愿意坚持完成艰巨的任务。这是进化上的巨大飞跃,使人类能坚持从事长期、有计划的活动,更好地适应环境。

  狄奥尼索斯的魔力,就在于酒精能作用于大脑神经细胞。这是因为酒精能与神经元细胞膜上被称为GIRK(G Protein–gated Inwardly Rectifying K+)的一类K+离子通道蛋白(一种控制K+进出细胞的蛋白质)结合,改变细胞膜的内外电位,从而打开“快乐素”释放的阀门,让人们无需经过艰苦的奋斗就能获得成功时欢乐、美妙的精神状态。从某种程度上说,古代人们对酒神的膜拜,本质上是对“快乐素”的追求。

  乐也快乐素,苦也快乐素

  然而,酒神在通过快乐素实现自己魔力的同时,也埋下了隐患——“酒瘾”。酒瘾使人们抵挡不住美酒的诱惑,容易沉溺其中。纵饮者,轻则扰乱生活,重则伤害肌体,引起酒精性肝硬化甚至死亡。

  酒神使人上瘾的原因也在于大脑的奖赏机制。正常情况下人体不会分泌很多的快乐素,这能保持大脑对快乐素的高度敏感性——一点点成功就可以获得足够的满足感,这样人们才有动力去完成长期、艰巨的任务。而长期大量饮酒会使快乐素大量释放,人们不用通过努力就可以感受到巨大的欢乐,由此越来越贪恋杯中之物。

  但是大量的酒精加速了快乐素的快速耗竭,停止饮酒后,神经细胞合成快乐素的速度不足以抵消快乐素的消耗,血液快乐素的水平反而比正常更低,这真是“借酒浇愁愁更愁”。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后头:由于我们的身体逐渐适应了高水平的快乐素,此时正常生活的低水平快乐素已经不能让大脑满足,酒后比正常产量更低的“快乐素”更是难以让大脑恢复往日的“平静”。结果,我们的大脑就像长久被快乐素掩盖的痛苦怪兽一样,一旦得不到快乐素的安慰就会立马性情狂躁,给人带来痛苦,酗酒者会因此出现“戒断反应”(Withdraw Syndrome),轻者感到无聊、空虚、烦躁,重者出现抽搐、恶心、呕吐等躯体症状,从而被迫再次饮酒,以获取高水平的快乐素。到这个时候,酗酒已经不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快乐,而是为了避免不饮酒的痛苦——这被称之为“生理依赖性”。 戒酒的关键就在于克服这种依赖性——让大脑对快乐素的敏感度恢复正常。

  香烟、毒品、游戏、网络,它们让人欲罢不能的机制也同酒精相似,都是通过促进快乐素的大量释放来让人感到愉悦,但也让身体再也不能从正常生活中获得同样水平的快乐素,从而感到空虚、失落,甚至出现头痛、腹泻、痉挛、惊厥等身体上的不适,“瘾”就形成了。

  药物与心理治疗齐下

  戒瘾的药理机制通常是利用替代物质,抑制戒断反应的出现,先逐步减少成瘾物,再逐步减少替代物,直至完全脱瘾,这是著名的戒毒药物美沙酮所走的“偷梁换柱”路线。但是很遗憾,目前还没有能替代酒精的戒酒药。

  目前应用的戒酒药物走的是“曲线救国”路线:让患者在饮酒时产生躯体不适,从而打断酒精—快乐素的联系,以达到戒酒的目的,代表药物有戒酒硫、呋喃唑酮和阿朴吗啡。

  戒酒硫能抑制乙醛脱氢酶的活性,使得酒精在体内因降解减少而积聚,产生严重的躯体和心理反应。呋喃唑酮本是用于胃肠道的抗生素(痢特灵),但人们发现它也有类似戒酒硫的作用,称为“类戒酒硫反应”。阿朴吗啡并不直接作用于酒精的代谢过程,而是通过兴奋中枢催吐化学感受区的多巴胺受体,引起呕吐,所以其需要在饮酒后使用,而前两种药物需要在饮酒前服用。这些药物的结果,都意图使患者想到酒或闻到酒味,就条件反射性地产生以上不良反应,甚至达到闻酒色变的程度,不再饮酒。

  心理治疗也是戒瘾治疗的关键部分。酒瘾是酒精滥用导致大脑奖赏机制失效。患者需要重新建立获取快乐素的行为方式,才能在正常社会活动中感受到快乐,才能真正戒掉酒瘾。

  常见的治疗方法是让戒酒者组成工作小组,进行互助合作的团队活动,以重建其人际交往能力和正常生活的信心。对酒鬼们来说,只有当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重新感受到成就感、满足感,才会停止酗酒行为,而心理治疗是让戒酒后的患者再次融入社会、减少复饮的不二法门。

  真的有解酒的特效方法么

  来自韩国和美国的研究团队,分别用不同的实验方法,给出了对解决宿醉的答案。

  研究人员希望能够通过实验探究韩国梨汁(Korean pear juice)对于宿醉的缓解作用。最终有14名受试者参与了这一实验。在接受实验之前,研究人员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来询问受试者的“酒量”,并根据这一数据设计接下来的实验。受试者被分成对照组和实验组,实验组的受试者服用的是韩国梨汁,而对照组服用的则是加入了人工梨味香精的饮料。30分钟后,两组受试者服用能够引起“宿醉”的烧酒(Soju)。在这之后的0、0.25、0.5、1、2、4、6、15小时分别对其血液和尿液中不同物质的浓度进行测量。

  受试者接受测量的指标包括血液中乙醇和乙醛的浓度,以及尿液中丙二醛(MDA)的浓度。MDA被视作酒精引起的氧化物压力的生物标志,这一产物的积累会造成神经系统的损伤。为了保证实验的严谨性,研究人员还对参与者进行了线粒体乙醛脱氢酶ALDH2酶分型的测定。

  实验结果显示相对于对照组,服用韩国梨汁的受试者宿醉状况能够得到更为有效的缓解。在实际的测量中,血液中乙醛和乙醇的浓度显著低于对照组。然而服用这一饮料并未使得MDA的浓度有所下降。这也意味着韩国梨汁可能对于MDA的清除没有作用。研究人员同时发现,对于乙醛脱氢酶的基因型为ALDH2×1/×1或ALDH2×1/×2的受试者,韩国梨汁可以更为显著降低他们血液中乙醛和乙醇的含量。

  来自美国的研究团队则旨在探究咖啡因是否会对啤酒引起的宿醉产生作用。这一研究招募了数量更多的参与者,通过对被试者睡眠质量的调查,判断咖啡因的加入是否会造成影响。在实验中,受试者的平均入睡时间、睡眠时间、平均睡眠质量以及宿醉发生的概率都成为了调查的对象。但遗憾的是,在一系列的调查中,咖啡因似乎仅仅在“睡眠质量”一项起到了作用。相对于对照组,更多饮用含有咖啡因啤酒的受试者在接受问卷调查时,汇报说自己的“睡眠质量”更好。

  在药物或饮品影响宿醉的相关研究中,目前似乎还没有一个统一而标准的研究方法。但不管怎样,体外活性的实验都不能成为直接的证据。

  而对于老百姓而言,不管解酒药物发展到什么地步,过量饮酒终归是对身体有害的。与其事后喝药治疗忍受宿醉,不如量力而为,尽兴就好——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

 (您对本文有何见解,欢迎通过新浪微博@华夏酒报进行讨论。)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了解酒业即时快讯,搜索关注《华夏酒报》微信号huaxiajiubao 编辑:苗倩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0)
您的匿称:
验 证 码:
中国酒业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本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夏酒报》”或“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夏酒报社和中国酒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夏酒报》或中国酒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酒业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我们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创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立即改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我们:wlb@hxjb.cn
华夏酒报介绍 | 联系方式 | 网站导航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招聘人才
Copyright ©2005-2015 cnwine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华夏酒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E-mail:wlb@hxjb.cn ICP备案:京ICP备11018637号